提供虛假學歷入職銷售崗位單位能否解除勞動合同?

2024-04-10 09:04
字號: A A-

春節過后,面向各類院校畢業生的一系列招聘活動陸續展開。求職者向招用單位提供材料、陳述信息、填寫求職錄用表格時,應高度重視的求職誠信問題。特別是銷售、行政等對專業技術要求相對不嚴格的崗位,很多求職者甚至用人單位,都存在一定的認識誤區。以下案件清楚地表明了人民法院的司法態度。

■基本案情:職工提供虛假學歷信息遭辭退

王某于2015年10月8日入職某食品公司,雙方簽訂《勞動合同》,王某崗位為業務代表。該合同第七條約定:乙方(王某)確認已知悉并詳細閱讀甲方(公司)的規章制度;第十五條約定:甲方制定的《員工守則》和其他規章制度作為本合同附件,與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。2018年11月1日,雙方續訂勞動合同,合同期限至2022年10月31日。王某在兩份《勞動合同》中關于“文化程度”一欄均填寫“大?!?。

2020年7月8日,王某向公司出具《情況說明》,承認因自身原因,在入職時故意向公司提交了虛假的最高學歷證書及信息,其真實的最高學歷信息應為中專,并明確表示愿意承擔全部責任,愿意承受公司根據相關制度作出的處罰、處分。

2020年10月26日,公司向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總工會發出《解除勞動合同通知工會函》,該函件中說明公司擬對包括王某在內的92名員工解除勞動關系。2020年11月10日,公司向王某郵寄送達《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》,以王某在應聘及入職時提供假學歷和陳述虛假本人學歷情況等欺騙、隱瞞公司行為為由,通知與其解除勞動關系。

■職工王某:崗位并非相應大專學歷才能勝任

2020年12月25日,王某向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請,請求公司支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、2020年度年終獎、按照非違紀解除辦理離職手續。2020年3月22日,該仲裁委作出裁決:駁回王某的全部仲裁請求。

王某不服,稱,雙方建立勞動關系之初,公司提供的崗位并非相應大專學歷才能勝任,其不存在提供虛假學歷獲取工作機會的情形,且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審查其學歷的真實性,本身具有過錯。公司因學歷問題在全國進行大規模核查,其真實原因是以此為由變相裁員。公司處存在虛假學歷問題的員工還有很多,而公司有選擇性地解除勞動合同,存在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之嫌,故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。

公司制訂的《員工守則》和《員工手冊》均規定了提供虛假學歷、學位信息屬于嚴重違紀,公司可單方解除勞動合同并不支付任何經濟補償,《員工守則》《員工手冊》均經民主及公示程序。2019年4月22日,王某在《員工手冊確認單》上簽名,確認知悉并同意遵守《員工手冊》的所有內容。

■法院審理:公司制度有效界定此情形屬于嚴重違紀

一審法院認為,雙方對《勞動合同》內容均不持異議。依據該合同約定,王某已知悉公司的規章制度,《員工守則》《員工手冊》等內容是合同的重要組成部分。王某對公司當庭提交的由其本人出具的《情況說明》的真實性不持異議,一審法院對該證據的證明力予以確認。王某主張其并未利用虛假學歷獲取工作機會,但學歷水平確系用人單位判斷是否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、確定勞動者職位及工資水平等多個方面的重要依據,且公司在《勞動合同》及《員工守則》《員工手冊》中均向王某明確告知提供虛假學歷、學位信息屬于嚴重違紀,公司可單方解除勞動合同且不支付任何經濟補償。故王某向公司虛報學歷的行為嚴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,亦屬雙方勞動合同中明確約定的公司可解除勞動關系的行為。公司與其他員工是否解除勞動合同關系與王某、公司之間勞動合同的解除不具有關聯性,故對王某以“公司選擇性解除合同”為由,認為公司與其解除勞動合同關系涉嫌違法的意見,一審法院不予采納。綜上,一審法院認為,公司以王某提供虛假學歷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關系,并無不當。對王某提出的要求公司給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的訴訟請求,一審法院不予支持。王某因違紀被公司解除勞動關系,其主張公司為其按照非違紀解除情形辦理離職手續與事實不符,一審法院不予支持。王某要求公司支付其2020年度年終獎的請求未向法庭提交證據,故一審法院對該請求不予支持。

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:駁回王某的全部訴訟請求。王某不服,向二審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。二審法院判決如下: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(河北工人報記者周斐)


責編:韓藝紅